橫濱瑪麗: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 亂碼微信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20日11時58分內容來源:亂碼


1945年九月,24歲的西岡雪子從老家鄉下來到大城市橫濱,和她一起的還有同樣六萬多名“活不下去”的女人。



雖然看起來也很慘,但橫濱已經算是當時在戰火中保存較為完好的城市了


西岡雪子的父親在戰爭中去世,弟弟繼承了全部的家產,但弟弟沒打算照顧姐姐的生活。彼時日本剛戰敗,經濟一片蕭條,許多男性都找不到工作,更不必說在日本無比弱勢農村女性們了,她們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活下去。


RAA招聘廣告


這時候這樣一則招聘廣告的出現,對于走投無路的女人們來說無異雪中送炭,這則由RAA協會在全日本投發的廣告內容翻譯過來大概是這樣的:涉外俱樂部招聘特別女性事務員,不僅高收入,還包吃住行,唯一的要求是限十八至二十五歲女性。



這廣告要是放在今天,你我都能看出其中的道道來,這不就跟高薪招女公關一樣嗎?但那時候的日本人還真沒朝這方面想。



鹿鳴館奇妙夜


一方面的原因,是從明治維新開始,日本就實行全盤西化,號召全面向西方學習,包括娛樂產業。當時的日本幾乎是一夜間如雨后春筍般建立起了很多酒吧、舞廳和“會所”。上面這張圖里的“鹿鳴館”,就是東京達官貴人和歐美高級官員“聯誼”的地方。


再來一張,洋氣嗎?


能去這些地方瀟灑的非富即貴,不然就是金發碧眼的洋人,平民百姓沒機會接觸。


看點真實的


內部裝修


鹿鳴館在日本西化和外交進程中的地位非常重要,2008年有一部改編自三島由紀夫同名舞臺劇的電視劇《鹿鳴館》播出,感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



另一方面是由RAA協會的官方背景造成的,RAA協會是由東京警視廳牽頭建立的,全名“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中文學名叫“特殊慰安施設協會”,這個RAA 的開張儀式甚至是在天皇皇宮外舉行的,參加者主要是日本賣春業的大佬。


二重橋后的日本皇宮


最高指示更是來自于日本內閣國務大臣近衛文麿,這群高官們擔心對日本進行軍事占領的美軍侮辱自己的妻子兒女,于是打著“維護民族純潔性”的旗號,冠冕堂皇的要“保護日本婦女”,于是只能犧牲一小部分日本婦女了。


一處RAA設施外,美軍排隊魚貫而入


近乎被誆騙來的婦女們在了解到工作實質后仍然同意的不到三成,但是在RAA協會的威逼利誘下大部分婦女只能就范,回去身無長技的她們也只能餓死,畢竟在這個時候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少女們被關在一起,沒日沒夜地慘遭蹂躪


營業中的某處慰安所


可惜就連這種用屈辱換取溫飽的日子也沒能維持太久,1946年3月10日,西岡雪子和其他慰安所里姑娘都接到了上頭的通知:慰安所要關閉了。


原來由于美軍不愿使用避孕套導致慰安所里性病大流行,引起了大洋彼岸美國國內民眾的注意,迫于各方壓力,占領軍司令部以“公然賣淫是對民主理想的背叛”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關閉各處慰安所。


左一占領軍總司令馬克阿瑟


于是,慰安婦們帶著滿身瘡痍,在沒得到任何補償的情況下被趕到了街上。


西岡雪子同時還接到另一個內部命令:慰安所的姑娘們通通轉入“地下工作”,在服務期間有相好的姑娘成為了被美軍固定包養的“安麗”(英語“Only”的日文發音),成為了生活較為體面和穩定的美軍情婦。


這是對民主理想的背叛!


相對而言,西岡雪子就沒那么幸運了,她和大部分慰安所里的姑娘一樣,繼續在RAA背地里經營的“茶舍”“咖啡廳”“酒吧”等地繼續為美軍服務,成為被美軍稱作“潘潘”(PANPAN)的暗娼。


“潘潘”們


“潘潘”常常們站在美軍經過的街道兩側,抹著廉價濃重的口紅,穿著美軍倉庫里出來的布料做的連衣裙,擺出各種妖嬈的姿勢吸引美國大兵的光顧,一旦被“看中”必須隨時隨地滿足美軍的要求,來換取微薄的收入。


當時有民謠這樣唱道:“喝醉了的美國兵和潘潘,在公園的野草上就作那種事,像狗一樣——三個,五個,十個的孩子,學著美國兵扭屁股——美國兵笑,潘潘也笑,——小孩子的石頭砸過來了。”


潘潘站街

除了只有一個男朋友的專寵,大部分潘潘周旋于不同美國兵之間

但西岡雪子和其他“潘潘”不同,她從來不搔首弄姿,走路時也一直昂首挺胸,不穿暴露的裙子而是復古的裙裝,明明是個妓女卻打扮得像個貴族小姐。



人們不知道她的本名,而她也從來沒有主動提過,只知道她的“花名”Mary, 所以人們當面叫她“瑪麗桑”,私下里卻因為她的衣著打扮而稱呼她為“皇后殿下”。



“瑪麗桑”似乎并不招呼一般的士兵而是只服務軍官,除此之外她還會說英語,彈鋼琴,畫畫,很快如此與眾不同的她就和一個美國軍官熱戀了,軍官還送給她一枚翡翠戒指作為定情信物……



可惜1951年,美國決定結束對日本的軍事占領,并且撤離了大量美軍,這名軍官也在其中。軍官在離別時承諾一定會回來接她的,只留下孤單的瑪麗在岸邊揮手并輕聲歌唱為他送行。



可這一等就是半個世紀,人們對這位整日穿梭在橫濱大街小巷,高樓大廈間的老嫗感到十分好奇,媒體更是為了博人眼球而使用“83歲現役最高娼婦”這樣的字眼。



在這五十多年間,“瑪麗桑”為了能讓回來的軍官一眼就認出她,開始只穿純白蕾絲裙,戴純白的蕾絲手套。并用資生堂的粉將自己的臉刷的煞白,眼睛用濃濃的眼影所包裹,嘴巴則是常年是鮮艷的朱紅色。



軍官走后的前幾年,瑪麗桑還能靠過去攢下的一些錢度日,但隨著時間越來越長,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美國軍官仍然沒有回來,瑪麗桑只能繼續靠站街為生,“你可以吻遍我的全身,除了嘴唇”是她最后的底線,因為嘴唇是留給愛人的。



等到了五十歲時,已經沒有人愿意光顧年老色衰的瑪麗了,她依舊以同樣的姿態和裝束,用幾個包裝著自己全部的家當,整日走在橫濱的大街小巷,成為一個都市傳說一樣的存在。



2006年,日本導演中村高寬,曾以她為原型拍攝了一部紀錄片《橫濱瑪麗》轟動了世界,而此時距離1995年瑪麗桑從橫濱街頭消失已經過去了11年。



剛開始看這部紀錄片可能會讓人覺得有些無趣,導演就是找了幾個老頭老太一起回憶另一個80歲多歲老太太的生活,回憶昭和時代橫濱的夜生活,但是過往的風花雪月只是停留在口頭上,沒有令人浮想聯翩的照片,也沒有香艷奇情的八卦。



只有她最開始時曾駐過的風俗店,經常光顧的咖啡店,顧客擔心和她用到同一個杯子,希望咖啡店老板把她趕出去,老板不忍心,就單獨給她買了一個杯子。


還有常年理發卻被其他客人嫌棄最終被禁止入店的美容院,棲身的大廈樓道,可皆是主角已去物是人非。



這種拍攝手法不得不讓人想起由日本著名建筑學家、民俗學家今和次郎開創的考現學派。



所謂“考現學”,正是與考古學相對,考察離當下的生活年代并不遙遠的人們的生活形態,并通過圖書館和檔案館保存的風景照和表現民風民俗的文字記載,對比街道建筑的開發,尋訪老店和老建筑,包括從其他經歷人口中得到回憶性資料來進行民俗學研究。


1940年代的橫濱


《橫濱瑪麗》的導演所做的更像是“橫濱考現學”。他以“瑪麗桑”作為一條線索,不僅僅是在講述“瑪麗桑”的故事,更是在描摹曾在戰后繁華一時的橫濱伊勢佐木町,追憶已經消失不見的昭和風景。


如今的橫濱(橫濱未來21)


而且越往后看越能讓人通過影片中與瑪麗接觸過的人們的回憶,使得瑪麗桑的形象漸漸豐滿起來。



瑪麗桑的獨來獨往是自己善良的選擇,當她經常光顧的化妝品店的老板娘在百貨商場偶遇她一個人形單影只時,便詢問要不要一起喝茶。結果平時一直和藹的瑪麗桑連忙推開老板娘,裝作不認識的樣子讓她趕緊走開。



回家跟丈夫抱怨的老板娘經過開導才懂得,原來瑪麗桑是好心為了避免別人認為老板娘和她一樣也是做這一行的。



老了以后的瑪麗桑也和普通老太太一樣喜歡熱鬧,每到街上有祭典游行時,她一定會出現。



她也不想過著風餐露宿的生活,但是當在少有的朋友元次郎等人為她找好了住處時,卻又因為不是橫濱人的緣故沒法居住。



有一間大廈的老板,給了瑪麗一個睡覺的地方,就是大樓大廳的一把長凳。其他大樓的人都會驅逐她,只有這位老板愿意讓她留在這里。


瑪麗不愿平白無故接受恩惠,每年過年都會寄小禮物給這位老板,雖然禮物都是毛巾……



她有著自己的驕傲和尊嚴,曾經說過,“如果說我是一個妓女,那么我永遠是一個妓女。作為一個妓女的本分,我會一直做下去。”就連亦友亦子的元次郎都說,不能直接給瑪麗小姐錢,要用小袋子裝起來并在上面貼上紙條“給瑪麗小姐的花”才行。


元次郎與瑪麗


瑪麗在橫濱最后的幾年,有攝影師拍她,著名兩性女作家寫她,著名舞蹈家演繹她,著名編劇以她為藍本,但她卻連個棲身之地都沒有。


以“瑪麗桑”為原型的舞臺劇


甚至到最后,瑪麗消失在橫濱,也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關心,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只是少了一個可以消費,滿足獵奇心的素材而已。



直到紀錄片最后部分,不愿意過多消費瑪麗的導演才向觀眾交代了瑪麗的結局:



原來1995年,瑪麗就回到故鄉了,常年光顧的洗衣店老板娘好心給她買了回家的車票。



影片的最后,在橫濱最后幾年一直照顧她的演歌歌手元次郎跟著劇組一起來到瑪麗居住的敬老院慰問演出時,觀眾們看到了瑪麗桑,不,是用回了本名“西岡雪子”的雪子老婆婆。



元次郎是同性戀者,是異裝皇后,也是歌手。年幼的時候,他的母親和瑪麗一樣是妓女,而他卻因為覺得丟臉而大罵母親。


工作時的元次郎


當母親逝世后,他才幡然醒悟,后悔莫及,當他1991年在橫濱街頭看到年邁的瑪麗,聽說她的故事時,愧疚瞬間轉化成了一個兒子對母親深沉的愛。之后,他便像兒子一樣關照瑪麗,他們每周都會一起吃一次飯,聊聊天、談談心……偶爾他也會唱歌給她聽。



當身患癌癥卻精神矍鑠的元次郎向著養老院里的老嫗們婉婉唱出日文版的《My Way》時,褪去濃妝艷抹的雪子婆婆只是點頭微笑著。



My Way


And now, the end is near;

此刻,末日將臨

And so I face the final curtain.

我將面臨人生落幕

My friend, I'll say it clear,

朋友,我將知無不言

I'll state my case, of which I'm certain.

向你講述我所銘記的經歷

I've lived a life that's full.

我度過了充實的一生

I've traveled each and every highway;

歷經無數坎坷

And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更重要的是

I did it my way.

用我自己的方式

Regrets, I've had a few;

遺憾總是存在

But then again, too few to mention.

細細回想,不值一提

I did what I had to do,

我做了一切該做的事

And saw it through without exemption.

只為心安,不求赦免

I planned each charted course;

我規劃了每一段人生

Each careful step along the byway,

謹慎執著,步步思量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然而并不止于此

I did it my way.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

Yes, there were times, I'm sure you knew

你知道的,有些時候

When I bit off more than I could chew.

我曾背負不能承受之重

But through it all, when there was doubt,

自始至終,即使滿心困惑

I ate it up and spit it out.

我還是克服并戰勝了它

I faced it all and I stood tall;

挺直身軀,勇敢面對

And did it my way.

用我自己的方式

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我曾愛過,哭過,笑過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

曾經滿足,也曾經失落

And now, as tears subside,

如今,悲哀粉碎

I find it all so amusing。

我發現一切竟如此自然

To think I did all that;

想到我做過的一切

And may I say - not in a shy way,

我可以毫不羞愧的說

"Oh no, oh no not me,

我從未虛度生活

I did it my way"。

并用我自己的方式成就了它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何為完人,我們又擁有什么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除卻此身,別無他物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自然吐露感情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而不是虛偽諂媚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時間證明,歷盡磨難

And did it my way

我做到了

Yes, it was my way

竭盡所能,完成我的人生。



在元次郎住院期間,瑪麗給他寄來一封信,她在信中寫道:“如果再給我三十年,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好老太太。我還有很多很多夢想……”


她在人間飽受歧視和冷遇,把傷害輕輕推開,只記得生命中美好的瞬間。


元次郎于2004年因病去世,翌年,瑪麗離世



猛回頭

女英雄的胸為什么這么兇?
情色大師Tinto Brass:Bra+ass
這本童年性啟蒙漫畫連載20年
大尺度動畫翻拍真人電影,我們只推薦這幾部
日系二次元在歐美,及歐美Coser鑒賞
日常玩火系列:島國上岸大觸英雄傳
比起喜羊羊,我更希望我的孩子看禁播動畫片



亂碼亂碼,不看好傻

歡迎轉發朋友圈

讀完文章,不如來點好玩的

點擊公眾號底部菜單“亂碼游戲廳

無需下載,就可以玩游戲了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