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才成年的吳青峰,終于活成了“不一樣”的自己 - 開始吧微信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24日11時52分內容來源:開始吧

他做過最有勇氣的事,

就是做自己。



自我

Find Yourself


曾經看到過一個問題:五月天和蘇打綠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有人答:如果你跌到了,五月天會讓你站起來向前沖,而蘇打綠會輕拍你的肩膀,問你疼不疼。


同樣是陪伴了我們整個青春的兩個知名樂團,感性、溫暖、細膩,是蘇打綠的歌留給絕大多數人留下的印象。



一年前,蘇打綠宣布修團三年,主唱吳青峰以“新人”身份再出道,最近在《歌手》上的爆紅,也讓人發現這個寶藏男孩的更多面。


你可能只聽過他的《小情歌》,

卻不知道他是高能創作歌手,

不僅包攬了蘇打綠的詞曲,

還是眾多天王天后的邀歌對象。

陳奕迅、莫文蔚、SHE、林宥嘉、張韶涵……

都有他的姓名。


他一出道被貼上#小清新#的標簽,

但實際上卻很硬核,寫過很多反應社會、

為弱勢群體發聲的歌曲。


《歌手》第一期,串講人吳青峰緊張到手抖,害羞的樣子讓人不敢相信,這個男孩已經出道了15年。


回頭看,他好像依舊是那個唱著“你知道當你需要個夏天我會拼了命努力”的外表軟弱,內核卻堅韌又勇敢的少年。



在網上搜“吳青峰”,一下子會跳出來很多他的段子合集。調戲主持人、懟粉絲、忘詞,他總是那個“小機靈鬼”的存在。


在舞臺上的妙語連珠,很難想象這個快落男孩,原本非常膽小、怕生,有段時間去麥當勞買東西,還要遞紙條。

這些都源于不太美好的童年經歷。


在學校里,他的個頭比同齡的男孩小號,白凈,說話的聲音細軟,因此在學校里經常受到無端的欺凌。


回到家,狀況也并沒有更好。“我們家很像連續劇,爸爸媽媽會打打鬧鬧,拿刀揮舞。”



很小的時候,吳青峰就懂得在音樂里找出口。


一開始他喜歡古典樂,直到后來姐姐送了他一張王菲的專輯《天空》,從此和流行音樂結緣,一發不可收拾。


在2004年以蘇打綠的身份正式出道前,吳青峰已經創作了100多首歌。


比起和人說話,吳青峰更喜歡用一首首歌來表達自己,這也是他創作的初心。



不完美的年少經歷和媽媽面對不幸時的樂觀態度,反而在他的身體里,醞釀出一股溫柔的力量,“在你身上打了會痛的東西,就用溫柔做一個力量的反射吧 。


于是在我們的青春里,留下了這些旋律。沒有憤怒、沒有熱血,不急不緩的旋律和文字,依舊能給人平凡又溫暖的鼓勵。


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你知道當你需要個夏天,

我會拼了命努力。


只是,他一張口,猜疑、謾罵、誤解,總是鋪天蓋地而來。


大一參加歌唱比賽,視頻被放上網絡,滿懷欣喜卻看到評論區里很多難聽的話,他難過到翹課,把自己關在宿舍里想了一個小時,后來曾一度抑郁成疾。


后來站上大舞臺,他的聲音和樣子通過電視被無數次轉播,有人直接攻擊他“不男不女”。



其實就連吳青峰第一次聽見demo里自己的聲音,也忍不住“咦”了一下,“怎么會是這樣?”


可是“不一樣”有錯嗎?


吳青峰身上的確有很多女孩子擁有的特質,但他說:擁有女性化特質沒什么不好,我擁有的堅韌和勇敢,我不認為那些惡意批評我的人勝過我。那些隱藏在無人知曉網路之下才敢隨意攻擊人,卻拿不出一點勇敢面對、創造自己的人,將生命耗在無意義的謾罵,取笑他人的人,對我來說才是人格上的娘娘腔。


你說我娘但我敢說你比我懦弱


他并沒有因此還改變自己,繼續用他自己的方式,保護著內心的小宇宙。


《小情歌》火遍街頭巷尾,他被人說,一定是為了想紅才寫的。因為一首歌受歡迎,就被人說自己有目的,他討厭被誤解, “有一種自己的小孩被欺負的感覺”,于是他整整一年沒有唱過它。


吳青峰不允許演唱會有人拍照,因為那是對音樂的不尊重。他們的開場前會還會播放禁拍須知,一旦發現有人拿起手機,他會真的生氣到立刻罷唱。



一次金曲獎上,小S開玩笑喊他“峰姐”,他勇敢發聲,保護更多因為和別人不一樣,而在社會上遭受無端歧視的人們。


但他也有差點被擊敗的時候。


2009年,身邊的朋友師長因為他的事遭到打擾,讓吳青峰一度產生了退圈的想法。


他希望自己的存在,能讓周圍的人多一分美好,如果為了自己貪圖想唱歌,讓周邊的人承受傷害,還會比自己遭受傷害還要痛苦。

直到有一次去聽齊豫的演唱會,她的一句“在成為別人的橄欖樹之前,要先成為自己的橄欖樹”打醒了他。


“我這一刻如果被打退,那我永遠不會有足夠的力量去保護想保護的人。”從此,反抗已經不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事,他想把時間消耗在珍貴的事上。


2016年,《冬 未了》專輯在當年的金曲獎上,包攬5項大獎,成為蘇打綠的巔峰時刻。


到了年末,經紀人卻在微博上官宣了他們要修團的消息,無數粉絲嘩然。來年1月1號的告別演唱會結束后,蘇打綠正式開始了為期3年的修團。



在最好的時候選擇停下,對蘇打綠和吳青峰來說,并不算一個很難的決定。


“我好像沒有什么好失去的。“出道15年,對吳青峰而言,最難從來不是討好誰,他們也不曾試圖去討好誰,最難的,是一路上如何抵抗住所有的外力,堅持做自己。


修團的日子,團員們每晚會在群聊里匯報自己的生活,有在家庭陪伴孩子成長的、也有繼續上學深造。吳青峰呢,去做了很多一直想做卻沒時間做的事。


他可以宅在家里,10天不出門,

享受一個人的時刻,一年時間看了一百多本書,

聽了之前沒時間消化的音樂。


他跑去追星,一口氣買下Tori Amos的5場巡演,

從波蘭、西雅圖,追到奧克蘭、洛杉磯,

做一些自己以前無法理解的行為,

比如為一首歌尖叫落淚,

比如堵在偶像的演唱會門口要簽名。


40天的追星之旅,那些偶像們在舞臺上閃閃發光的樣子,給了他一劑狠狠的強心針。


從前吳青峰一直活在蘇打綠的保護傘下,35歲這一年,他想要變得更加勇敢。



2018年5月24日,單曲《Everybody Woohoo》發布,他以“新人吳青峰”的身份重新出發。


那之后,他一個人面對坐滿整個會議室的記者,一個人去跑了全國各地的音樂節,一個人去了金曲獎頒獎,一個人去當了選秀節目的星推官……


一個人完成了好多以前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騰訊視頻《今晚九點見》中,他坦言“我有一種36歲才成年的感覺。


以前的依賴成為現在的固執,他的“成年”,也絲毫沒有任何妥協,他總是”辜負“大眾的期待。


參加歌手,用一首冷門的《燕窩》做開場,表達自己的音樂態度,“燕子在筑巢的時候并不知道會被變成商品,這和我寫歌的心情是一樣的,不管它最后會遭到什么樣的對待,我在做的過程中是無悔的。”



第二場,他更加任性地,不顧所有人的反對,選了一首不討巧的《我們》。對于選歌標準,他從來只有一個:自己真心想唱的歌。


最終這首“平淡”的歌曲,為他拿下了全場第一。



就像歌手張芯離開時,對吳青峰說的,“你讓我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為舞臺而生的,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只需要一顆單純的心。”


不炫技、不飆高音、不刻意煽情,他打破所有舞臺上的既有法則,用“自己”打動了所有人。



從被選擇的“不一樣”,到主動選擇“不一樣”,在復雜的娛樂圈里,堅持自我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這樣的“倔強”會讓他看起來像個“異類”。



可是,很“佛”的吳青峰自己好像從來沒care。他理想的生活很簡單,一個月有2000塊錢維持日常生活,每周能去女巫店里唱一次歌,能著做自己喜歡的事,就覺得很幸福。


在他身上,我們可以看見了“成功”的另一種可能性,不隨波逐流,不遵守規則,勇敢地成為自己,何嘗又不是短暫人生里難得的幸運。


微博@吳青峰

吳青峰《生命必有裂縫》

人物《再遇見吳青峰》

騰訊視頻《今晚九點見》

花吃了那女孩《如果每個男孩都像吳青峰,我們還有娘man之爭嗎?》

知乎用戶@蛋包飯《為什么吳青峰在《歌手》上的排名一直很高?》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