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2》大結局:最美抗癌女博士“騙”了所有人... - 水木文摘微信公眾號文章

2019年3月24日10時30分內容來源:水木文摘


水木君說:

很多故事都說,因為愛你,所以沒有你,我不能獨活。但是我呢,我覺得好好活下去,才能把思念保持更久,情感才有意義。此后余生,逝者已逝,生者堅強,好好活著,就是我愛你最好的證據。




“我經常和自己的癌細胞對話,告訴它們,你們不要太囂張,長得太快我完蛋了,你們也得完蛋。”


還記得《人間世2》抗癌之路那一期里,那個乳腺癌晚期,卻樂呵地調侃癌細胞,33歲的美麗女博士閻宏微嗎?



那時候她信誓旦旦地說,等著吧,看我大展身手,把癌細胞變聰明一點。


她笑得那么輕松,夸自己的癌細胞真牛。



癌癥是非生即死的深溝,但這張因化療而變得暗沉的臉卻泛著不可思議的光亮。


她從鏡頭里看向你的眼神,如此認真且篤定,“我會好好活下去”,仿佛癌癥是一場稀松平常的感冒,略歇歇,就好了。



生活要是電視劇該多好,無論過程多么曲折離奇,都能走向皆大歡喜的大結局。


她的笑容可以“騙過”億萬網友,人生哪有過不去的坎兒啊,她的樂觀“騙”得家人都深信不疑,是的,一切都會好起來。


“就這樣好好活下去吧”。


所有人都愿陪她演好人生這出戲,可是誰也“騙”不了這該死的癌細胞。


這個最美的抗癌女博士還是食言了。




在被診斷為乳腺癌之前,她順利博士畢業,在高校當老師。


和校園同窗的丈夫結束了戀愛長跑,兩個人定居在上海,按揭買房,結婚生子,生活寫滿了該有的幸福。



2017年3月,她從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走出來的時候,天忽然就塌了。


診斷書上寫著晚期三陰性乳腺癌,她得了乳腺癌里最兇險的一種。


命運可以多慘無人道?


你以為已經遭了當頭一棒,癌癥,晚期,乳腺全切,化療再化療,人生還能再遭到哪里去啊!


它偏要這時候跳出來,證明給你看,低谷之下還有低谷,深淵之下還有深淵。


一年時間,36周的治療,她試遍了所有化療藥:卡鉑、順鉑、紫杉醇、多西他塞。。。。。。但毫無效果。



化療失敗了。


去全球頂尖的美國腫瘤醫院看病,整整四十天,一次血常規,一次穿刺手術,兩次和主治醫療的會談,已經花光了全家人湊齊的24000美金。


但美國醫生給他們帶來了好消息,診斷結果與國內恰恰相反,她也許有救了。



兩個人滿懷希望的回到國內,診斷書被復旦醫院再三核查后,卻予以否定,去美國是徒勞的,一切又重回起點。



不僅如此,她的病進一步惡化了。


命運就是這樣戲虐,一會兒給她希望,一會讓她絕望,天堂地獄之間折返跑。



人生沒有那么多波瀾壯闊可言,多的是一本關于掙扎的流水賬,那能怎么辦啊,還不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靶向藥,幾乎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跑到香港買帕博西尼,一盒30000人民幣,21粒,平均一粒1400塊。



天價一樣貴的神藥,求你起點作用吧。


每天一顆,整整兩個月,閆宏微一直盼著奇跡的出現。


血檢的結果讓她欣喜若狂,血小板不高了,血紅蛋白正常,奇跡真的出現了!



雖然最終結果還要看CT,但一家人充滿了絕處逢生的欣慰。


在黑暗中站了太久的人,哪怕只是能遠遠遙望一絲月光,都覺得那是被命運眷顧的痕跡。


很快,他們拿到了CT結果,命運再次一盆冷水澆到底,惡化,還是惡化。



人生最深層次的無助,是你站在深淵里,明明四面八方都是路,卻沒有一扇門,肯打開一道縫,讓光照進來。


你經過那種一次次嘗試,又一次次都是徒勞的絕望嗎?


所有的藥都試過了,都抑制不住癌細胞的瘋長。你不停地找活路,它不停地給你判死刑。


“我不明白為什么。”


你除了看它們一點點把你的光吞沒,別無他法。



住院的時候閻宏微和醫生合唱《當你老了》,她說我喜歡這歌,寫盡了人世最美好的期待:


“想變老,想活到老,希望能有頭發白了,老了的那一天。”



抗癌2年路,癌細胞她沒改,生存這場仗她半途而廢了,她還是被癌癥帶走了。


丈夫吳載斌的微博里,她的生命定格在了3月18日下午16:49。



人生最壞的結局不過是一死,可是很難受吧,有幾百頁聊天記錄的人就這么離開了。




很多人說,不要考驗愛情,尤其在醫院里,因為愛禁不起考驗。


妻子重病,為了一場20萬的手術費,兩家人廝打得鼻青臉腫;


孩子查出先天性心臟病,媽媽賣房賣車也要治,當爸爸的,第二天人間蒸發;


姐姐為弟弟捐個骨髓,一個無關生命的小決定,也足夠讓一段婚姻走向崩盤。


愛的時候誰都是不顧一切,大難臨頭卻全身而退各自飛。


這種故事聽得越多,越是相信愛情。因為你知道,真愛才不會這樣狼狽。



在吳載斌的微博里,關于妻子患癌的圖文,不過寥寥幾張,但是不知怎的,看了就忍不住落下淚來。


1月30日。


“自從微微生病之后,生活就成了家到醫院的兩點一線。。。”


"命運的洪流沖著我們往前走,不去美國就更沒有機會了。"


“忙起來就覺得還有希望,路還很長。”



1月30日。


“萬物皆有縫隙,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2月14日。


“愿執子之手,風雨同路。”


“情人節快樂”,就算我們來日沒有方長。



2月17日。


打聽到了新的治療方案。


“不試試,怎么會有好消息呢。”


“加油加油!”



2月21日。


他給病重的妻子畫了美美的妝,你還是從前的模樣,未改分毫。


“我給你畫的眉毛能打幾分?”


“馬上開始第三次的治療,希望上天保佑。”



2月25日。


“想回到過去,不再讓你離我而去。”


“這樣挽留不知,還來不來得及。”



3月1日。


病危。



3月4日。


依然不放棄。


“誰有藥,聯系我一下,萬分感謝。”



3月16日。


微微離世前2天。


“浮生如夢,問世間情為何物?微斯人,吾誰與歸?”



3月17日。


微微離世前1天。


“現在明白那天,微微已經準備好了,是我還沒有準備好,微微留下全部的時間,等著我準備好。”


“只是我,能不能選擇不勇敢,我想醒來的時候,你還在我旁邊。”



3月19日。


微微離世的第一天。



3月20日。


“從靈魂深處噴涌出來的悲傷,根本無法抑制。”


我知道你去了另一個平行世界,沒有疾病,不再痛苦,你一定會很幸福。



他陪著她,辭了工作,從上海到美國,從美國再到香港,從國內又再去美國,天南海北,也要把病看好。


家里的錢花光了,時間不夠用了,傾家蕩產都想過了,卻唯獨沒想過“放棄”你。


從校服走到婚紗,從高岸跌到溝渠,我都緊緊拉著你,不松手。


直到死亡叫我們分離,直到死亡讓我們重聚。



愛情從來無懼考驗,經不起考驗的本就不是愛。


在看電影《一生一世》的時候,安然說過一句話:


“我已經習慣了他不遠不近的腳步聲,不知道為什么,這腳步聲讓我很踏實,始終覺得他不會離開我。”


只為了這聽慣了的腳步聲,只為你曾經來過我的生命,我是如此愛你,我怎能放棄。


張愛玲說,愛你值不值得,其實你應該知道,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從此我的眼里沒了你,但是我的余光全是你。




故事的最后,他把她的照片掛到墻上。


家依然是家,愛依然存在,只是我們分離在平行的世界里,各自安好,沿著幸福的方向,前赴后繼。



很多故事都說,因為愛你,所以沒有你,我不能獨活。


但是我呢,我覺得好好活下去,才能把思念保持更久,情感才有意義。


此后余生,逝者已逝,生者堅強,好好活著,就是我愛你最好的證據。





作者/才華水木君

水木文摘(mweishijie)原創發布

轉載請聯系授權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