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 以哲學畫珠寶 做勇敢的思變者 - 中國寶石雜志微信公眾號文章

2019年4月15日02時57分內容來源:中國寶石雜志

2019年3、4月刊封面珠寶《赫拉女神》


以哲學畫珠寶

做勇敢的思變者


享譽東西的華人珠寶大師陳世英在2019年TEFAFMaastricht歐洲藝術博覽會上呈現30件珠寶藝術品和雕塑作品。本期封面作品《赫拉女神》,即來自這其中一件。通過這些作品,我們再次走近這位始終堅持創新的珠寶哲學家。


華人珠寶藝術家 陳世英


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Maastricht一直被認為是世界領先的古董藝術博覽會,被稱為“沒有圍墻、移動的博物館”,在這里可以毫不費力看到博物館級藝術品。而作為首位參加這個著名藝術博覽會的華人珠寶藝術家陳世英,今年呈現了30件最新創作。

在陳世英45年的珠寶旅程中,他獲得了諸多成就,包括備受推崇的“世英切割”、鈦金屬工藝、翡翠切割潤光專利技術、石鑲石工藝、真空妙有及最新問世的“世英陶瓷”。他強烈的好奇心促成多個創新發明,已經功成名就、享譽東西,但是他并沒有停下創作的步伐。

在2019年一月香港佳士得舉行的陳世英平行宇宙個展上,陳世英表示,“對于我來說,創作是帶我通往宇宙的一只宇宙飛船。每次進入創作的狀態,我就已經好像去了另一個星球一樣。現實的我并不完美,現實生活也都不完美,但當我去到外層空間,去到創意的星球,就是我最可能接近完美的時候。創作,是一種自我圓足的狀態。每一件作品、每一種工藝、每一次創新,都是一個宇宙。不同的宇宙之間,互相輸養、同步發展。創作并非一個單向或者線性的過程,而是一個多向并持續跳躍的過程。”


華人珠寶藝術家 陳世英


在這次TEFAFMaastricht歐洲藝術博覽會上,陳世英表示,“在歐洲藝術博覽會展出了最新作品,包括以世英陶瓷創作的第一件作品《宇宙新生》。世英陶瓷是歷時七年的科研成果,不論是在美學追求上,或是在功能發展上,它也為我打開了極大的創作空間。它與鈦金屬兩者的升華關系,為我的創作生涯譜寫新章。”

對陳世英來說,珠寶不只具美化作用,它是故事的表達,是歷史的載體,是時間的投影,也是實現夢想的途經。寶石是他的語言,從中翻譯出宇宙的信息。陳世英對藝術、自然、文化、哲學、科技,以及轉變的熱誠投入,推動他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作品,彰顯時代精神,跨越當代珠寶的界限。”我想要追逐具像與抽象之間,似是而非、亦真亦假的極限,就像把朦朧的夢帶進清醒的現實一樣”,陳世英如是表示。


《赫拉女神》


《赫拉女神》 胸針及戒指

黑蛋白石1顆14.61克拉、帕德瑪剛玉2顆共1.21克拉、彩鉆、彩色剛玉、翠榴石、祖母綠、海藍寶石、珍珠、蛋白石、青金石、水晶、鈦金屬、世英陶瓷


孔雀身披麗翼彩羽、形龐輝煌,不論古今中外都為世人所鐘愛。于古希臘神話中,孔雀羽翼上的“眼睛”來自效力于婚姻女神赫拉的阿爾戈斯。他又稱百眼巨人,身上之眼無處不在,無一不見,對赫拉的忠誠也至死不渝。由于孔雀乃赫拉最鐘愛的動物,阿爾戈斯在任務中犧牲后,赫拉把他的一百只眼睛轉化到孔雀羽翼上,以表達厚愛,也彰顯他的忠勇。在另一神話中,阿爾戈斯無一不見、無所不知的眼睛被赫拉化為天上無處不在的繁星,他就是孔雀座。他在黃土中見世,在星空中觀世,其閃爍光芒向世人傳達忠愛之義。

在東方世界中,孔雀同是女權的象征。佛教和印度教皆相信,孔雀乃鳳凰之化身,是陰陽之合,故此容貌美如淑女。在中國的孔雀古稱“文禽”,道出孔雀在鮮艷的羽翼背后,也具備文雅、優美的一面。《赫拉女神》棲息于穿戴者肩上,羽翼盛開,如星辰般看守萬物,滲溢的不僅是女神的愛意,更是創作者的情懷。創作者于四年間不斷物色羽翼上數千顆的寶石,從看似無差的顏色中尋覓微小的不一樣,以構筑孔雀栩栩如生的漸變色彩。行行并列的黃鉆、藍寶石、祖母綠與翠榴石又相互輝映,營造黃綠交接、色彩幻變、孔雀開屏的視覺。創作又以帕德瑪剛玉點睛,其精微細節,例如宛如眼珠的黑色圓點,更具增添赫拉的活力——眼如情燃,罕如真愛;而牽系鉆身的黑蛋白石戒指,于漆黑中揮劃幻彩,寓意不熄不滅的宇宙。


《夢回時空》

《夢回時空》 項飾

祖母綠1顆96.71克拉、梨形海藍寶1顆74.36克拉、南洋珍珠、紅碧璽、祖母綠、粉紅剛玉、綠碧璽、紫晶、鉆石、鈦金屬、世英陶瓷


一夢多少時空?作品從創作者的角度,呈現在創作的過程之中,夢中有夢的狀態。科學的說法告訴我們,一個人所夢見的人或物,必然是他或她在現實生活中見過的;創作亦然。創作的過程,好比走進時光隧道,將回憶的碎片重新整合,賦予它們新的時空去發展。每一寸的創作土壤,也是建立于過去之上;每一呼一吸之間,都是歷史的氣息。過去的現實成就今天的夢,今天的現實成就明天的夢。同樣,過去的夢成就今天的現實,今天的夢也成就明天的現實。

作品以宇宙間最嚴謹的結構──五大元素作為主題,表現宇宙內有宇宙,時空內有時空,而夢中也有夢。96。71克拉的祖母綠如同大地之母,以永恒謙厚親和的愛擁抱世間萬物,滋養生息。祖母綠吊墜的背面鑲有紅碧璽,象征夢的熱情,其紅色光彩與祖母綠的平靜形成對比。強烈的色彩對比可說是創作者具征志性的表達手法之一,以之帶出平衡于生命中的重要性。

該項飾有多種戴法,其靈活結構有賴于鈦金屬和世英陶瓷的無縫結合。這結構象征五行在大自然和宇宙中的終極組合。與海洋淵緣甚深的海藍寶和珍珠,則象征水。水既永恒流動,也偉大包容,以己身作為載體,令地球之上,以至地球以外不同的能量循環而不息。


《宇宙新生》

《宇宙新生》 戒指

藍寶石3顆12.713克拉、海藍寶石、鉆石、藍寶石、世英陶瓷及鈦金屬


創作者聽過一個有趣的說法:在銀河系中,平均每世紀會出現三顆超新星。后來,他了解到,原來人類史上記載的第一顆超新星,是由中國人在東漢時期發現的,那顆超新星在夜空中照耀了八個月之久。

超新星象征活力和光,而在創作者心目中,它的活力和光都是不定形的,這些基礎成就了這件作品的形態。他想用一件作品,去表達在創作的世界里,時間是如何的被拉長,空間是如何的被擴張,所以他用三顆寶石去代表三顆超新星,表達超越一個世紀的活力和光,陶瓷的亮白,以及看似柔軟的質感,正好表現這種不定形和持續變化的狀態。

在中國文化里面,除了陶瓷有著根深蒂固的意義,上一代都對一種叫翠玉蘭豆的玉雕特別的情有獨鐘,蘭豆的數目代表不同的吉祥意義,而蘭豆本身由于豆內有豆,有著百子千孫的意思,通常會送給新婚的女性作為禮物,祝福她開枝散葉,母子平安。這件作品是創作者對中國文化的記憶,以及他對宇宙的好奇,所混合組成的一個新生命。


《雙星神話》


《雙星神話》 戒指

彩鉆1顆 6。39克拉、蛋形海藍寶1顆 38。90克拉、杏形粉紅剛玉1顆 1。48克拉、粉紅剛玉、藍寶石、鉆石、珍珠、世英陶瓷、鈦金屬


觀察天文學有一現象,當一雙恒星在地球觀察角度上對齊,即產生兩星二合為一的錯覺,此為“雙星”本創作以彩鉆和海藍寶為星,兩者一重一迭、相依相偎,產生的視覺宛如雙星,眼前一景是真是幻?所見所聞是實是虛?

俯視著朝天的戒指,晶瑩剔透的海藍寶四方圓潤,八面無瑕,與上下皆粉的陶瓷緊緊相連,水乳交融。眼聚雙星其二的彩鉆,旁鑲的寶石更趨精致,藍寶、珍珠、和粉紅剛玉巧鑲有序、層層奪目。

若從側環視戒指,景色則迥然不同。看似渾然一體的海藍寶和粉瓷實隔一層薄鈦,此乃它倆交融之道;粉紅陶瓷與戒臂的白瓷互映生姿;兩星的襯托紛至沓來,是彩鉆背藏的粉紅剛玉,碩大不矜,亦是俯視不見的鉆石,驀地于戒中往來如梭,琳瑯滿目。創作如雙星,此處真,那處幻,宇宙如是,生活如是。宇宙創萬物,萬物皆宇宙,斷真假,何不取宇宙之道,視之為人,以其為師?


《蝴蝶星云》


《蝴蝶星云》 胸針

黃鉆1顆2.01克拉、黃鉆、鉆石、翠榴石、粉紅剛玉、紫水晶、紅寶石、鈦金屬

黃鉆1顆2。32克拉、黃鉆、鉆石、翠榴石、粉紅剛玉、紅寶石、鈦金屬


在距離地球4000光年之遠的時空里,有一雙美麗的蝴蝶,誕生于恒星釋放出來的能量,世人稱他們為蝴蝶星云。氣流,是他們的翅膀,星塵,是他們的色彩。他們擁有三光年的寬度、極高的溫度,以及令人向往的速度──假若能夠乘他們而飛,地球上的人,一天內可以飛往月球60次。

星云蝴蝶的故事令創作者流連星際,想象馳騁,穿梭忘返,于是創造出美妙的蝴蝶星球,讓一雙蝴蝶星人從此化造人類的美麗聯想。他們頭上開展心花,手中開出光環,象征升華的智慧、豐盛的生命,以及愉悅的心境。蝴蝶星人的身軀以太空金屬──鈦金屬配合微雕的祥云紋路打造,上面鑲以閃鉆彩色光芒,某些部份鑲有紫晶浮雕及陰雕,以及各種自由切割的粉紅剛玉,以工藝凝住幻彩流光,扭曲視覺,呈現宇宙中無形的聲波。他們延伸的觸角,除了表達身心平衡之美、表示四周彌漫花的馨香,也代表萬物眾生之間的共鳴與感通。

在蝴蝶星球上,星潤萬物,月澤眾生,宇宙作為母體,以其源源不絕的能量,滋養至真、至善、至美的成長。


《玉龍千翠》


《玉龍千翠》 胸針

翡翠47.50 x 22.00 x 12.22mm

珍珠、鉆石、綠碧璽、紅寶石、青金石、水晶、蛋白石、藍寶石、黃鉆、鈦金屬


作品以戰國時期的龍鉤作為原型,呈現鳳首龍身,一身化多身的當代演繹。古老的傳說里,鳳凰是神鳥,也是幸福的使者。每五百年祂會背負著人世間的種種愛恨,投入熊熊的烈火中,在浴火重生之中,為人間帶來幸福祥和。衪身披密鑲美鉆,代表衪散發出塵的光輝;他眼眸是變幻的蛋白石,代表他擁有智慧與高度,洞悉凡塵中的浮光掠影。

自古龍鳳呈祥,龍與鳳凰皆是人與神之間的一座橋梁。龍鳳雄雌,前者威嚴,后者和美。創作者以龍鳳象征陰陽互應,讓漫鉆滿石的閃爍擁抱翡翠的溫潤,讓媲美天上彩霞的色彩互相交纏,讓華夏文化在現代工藝的施騰下活靈活現。潤玉千翠造就了鳳首龍身的無上結合,象征著力量與仁愛在相融之中,延綿千秋萬世。


《似夢迷離》


《似夢迷離》 頸鏈

坦桑尼亞石2顆18.77克拉及12.10克拉、彩鉆、藍寶石、青金石、貝母


無際夜空上,吐露點點星光,一閃一閃,乍隱還現。星光繞著星球打轉,蜿蜒又是纏綿。低垂的夜幕,這么近,那么遠。這幽幽的距離,夢一般的迷離,遂以寶石化詩,將月的溫柔、星的璀璨,歸藏于指彈之間。


《時間輪盤》


《時間輪盤》 項鏈

南洋珍珠152。12克拉、黃鉆6。01克拉、藍寶石、鉆石、鈦金屬


《時間輪盤》乃一系列的十二條項鏈,各自象征著其中一個十二生肖,是時辰、日月、與年份的輪轉。他們立于流水如河的鈦金屬上,浸沉于藍寶石的水色,猶如游走于時間漂浮的維度中,逝去的隨流而動,未知的隨波而進,讓穿戴者彷佛重拾過去,徘徊現在,窺探未來。鈦,又稱太空金屬,披上鈦鎧的十二生肖,筑起了過去與未來的橋梁,而隨之而行的是認知過去、追祟未來的美好現在。創作貫通過去未來,也跨越現實與夢,以十二生肖之一的龍為例,他是存在于另一維度的生命體,乃千秋萬世的傳說,萬物之始祖;龍也是高不可攀的夢想——望子成龍、騰云駕霧,是皇帝的象征,是超越時空維度的夢的載體。

十二生肖各有千秋,有逸朗飛騰的駿馬,也有目光凜冽的猛虎。他們高瞻遠矚,目不轉睛,像脫世般的存在,有如綴滿身旁的珍珠,出淤泥而不染。優雅華美、琳瑯滿目的珍珠又宛如星辰,記載著宇宙穹蒼的記憶,是漆黑中為世人指點迷津的明光。形態不一的動物,身上蜿蜒回旋的紋理卻大同小異,其高低起伏,表達宇宙眾生的能量,深烙在膚上的漩渦,是歷年的磨練,也是養育、呵護、成長——歷經一切,成為了不褪的烙印。人以衣裳遮掩,動物坦蕩無諱,他們卸下塵世枷鎖,人生所苦所樂,表露無遺,是自由真摰的象征。希望,是脖子引伸的聯想,殷切盼望的人翹首引領、引頸而望。圍繞在脖子上的十二生肖,成為了珍重時間的抱負,讓逝去的與未知的時間都彷佛于身體上流動,兩者互通互融。


華人珠寶藝術家 陳世英


TIPS

陳世英創新之旅

世英切割 ─ 光之雕刻


陳世英于1987年獨創“世英切割”(WallaceCut)。這是一個幻象雕刻法。雕刻原理是以逆向思維為主導,結合精準計算、寶石切割和360度陰雕的技術,創造四面倒影。陳世英還自創雕刻工具,并在水中完成雕刻,避免工具高速旋轉產生的熱度導致寶石崩裂。這種全立體的陰雕在透光的材料上,顯現玄妙的幻覺,充滿原創精神,為陳世英奠定了雕刻大師的地位。


玉石切割 ─ 光之盛宴

翡翠與中國文化淵源深厚,其溫潤細膩,發思古之幽。然而,要將翡翠應用到現今珠寶藝術中,必須賦予其當代精神。陳世英憑他對光的掌握和對玉石的深厚認識,研發出翡翠細化和亮度強化技術,令光能在翡翠之中加速游走、跳動,使綠與綠之間能互相折射輝映,令碧綠更濃。這項技術更于2002年獲得發明專利。


鈦金屬 ─ 極致輕盈

鈦金屬被稱為太空金屬,在科技領域獲廣泛應用。鈦金屬輕盈、堅硬、親和人體,且色彩豐富。傳統珠寶制作多以黃金或白金為骨干,但鈦金屬的重量只有同體積黃金的五分之一。陳世英用了八年時間,終于掌握鈦金屬在珠寶創作上的技術,延伸了珠寶藝術的可能性。在2007年,陳世英以“可佩戴的雕刻藝術品”,為珠寶藝術創作展開全新的一頁。


寶石鑲嵌 ─ 巧奪天工

在鑲嵌技法上,陳世英追求最大程度地展現寶石自身的色彩、光澤和魅力。在這樣的思路下,他創新了以寶石鑲嵌寶石的工藝:“鉆石爪嵌接法”及“內格榫卯嵌接法”。前者是直接用鉆石和寶石來鑲嵌寶石;后者是受到明式家具(15-17世紀)的榫卯結構所啟發,以特殊方式切割寶石,讓寶石可互相緊扣,而不需金屬鑲爪。


真空妙有 ─ 精誠所至

從創意到實現,《真空妙有》的創作期長達十年之久。陳世英通過一個直徑僅6.5毫米的開口,在一整塊發晶中打磨出闊度只有42毫米的空間,再置入1,111顆祖母綠寶石,鑲嵌出祥云圖騰。從正面觀看,視線可以穿越云霧看到一個景深;從側面,可以看到云泊的起伏。這件作品的創作過程,從打磨到鑲嵌,需要超人的專注力和意志。就像被鎖在水箱中的魔術師,只有一口氣的時間解鎖、開箱、成功脫身。每一個舉動都在屏神靜氣、聚精會神中精準完成,一刻不能松懈。


世英陶瓷 ─ 回到未來

世英陶瓷經歷七年時間研發,但事實上,其成果可以說是建立在數載的累積。研發世英陶瓷的意念由創作者的童年回憶所啟發:一只瓷羹從手中掉下,碎落一地。那一幕深深烙印在其腦海之中,蘊釀他對陶瓷的好奇。文化悠揚,歷史深遠,世英陶瓷比鋼堅硬五倍,從內而外,其色彩鮮明一致,質感柔潤,光彩明麗,饒富當代精神。


2019年3、4月刊新鮮上市,歡迎訂購


編輯/Ashley


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本公眾號并注明出處。



掃描二維碼,下載《中國寶石》APP,

開啟電子閱讀新體驗!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黑帽SEO